【特殊傳說同人】佔有慾的開始


注意:
學長角色崩壞永遠長存(被巴)
安因腹黑有
漾漾偽腦殘持續中




正文開始

------------------------------------------------------------------------

 

 

今早我雖然被我那個發出恐怖怪叫的鬧鐘吵醒,但人卻未全醒,迷迷糊糊之間拿起盥洗用品及衣服到學長的房間借廁所,沒辦法我廁所裡的該死人偶仍然在那啊!我還不敢進去耶!

可 能是常常走的路的關係,我就算眼前濛濛一片,腦袋清空,仍能很自然地走到學長門前,習慣這種東西真是可怕,而在這一霎間學長就開了門,就像有什麼探測器在 門前,有什麼人走過學長都會知道一樣,不會是裝了防盜裝置吧……但學長有這種需要嗎?他不是強得啥鬼都不敢去打擾他的嗎?

「你一早就在囉唆什麼有的沒的!」啪!好痛....這是不是要叫晨早一巴?我被打一下立即整個人醒到不能再醒,總算看清眼前事物的同時,很奇怪學長額上的青筋仍然很危險地跳動著。

我只是腦殘了這麼一下,老大你都向我發洩了,你還想怎樣?

「褚,你知不知道要是你這個模樣去其他人的房間借廁所會有什麼後果?」

我 這個模樣?我低頭看看自己,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最多只是頭髮亂點、睡衣有些扣子鬆開了,這個扣回來不就好了,頭髮一會兒不就梳了?黑袍們又不是個個人都 有嚴重潔癖,我一身衣衫不整應該不會被怎樣吧?至少之前去安因那兒都沒事發生過,安因還很好心幫我扣好,連頭髮有時連一些細緻位都幫我整理好,說起來安因 人真好,不單止願意借廁所,還這麼樂於幫人。

「安因幫你扣好?」學長瞇起紅眼看著我,每個字都咬牙地發出,看起來比剛才更生氣。學長你又發生什麼事呀?不會又是我的錯吧!要麻煩安因是我不對,但我麻煩的又不是你,你該不昨天沒睡飽吧?

我一會兒向安因道歉了好不好?拜託你不要再瞪了我會怕的!

「哼!你最好自己小心一點,要是某一日被人吃了,你別回來跟我哭著喊娘。」

學長收起視線一個轉身,留下一句迷樣的話,我看著學長沒再理我自顧自的走回小廳,坐在沙發上拿起書來看,但是怎麼覺得怪怪的?

「呃....學長.....你的書好像拿反了。」學長聽到後立即愣住,然後很快回復,他合起了書,然後動作非常流暢地丟起書來,而那個方向就是我這邊。

看來我被巴得太多,反射神經都跟著變好,一個閃身就躲過,然後我怕學長又會把什麼飛過來或直接走來揍我一頓,我就立即衝進廁所。

不過說起來真意想不到,原來學長都有發呆的時候。

當我盥洗好時就小心冀冀地出來,自己的生命是不能開玩笑的!我只是在做好一切被巴死的心理準備,因為我知道學長要巴我我是沒可能躲過第二次!

很奇怪學長沒有巴我踹我的打算,兩手相疊在胸前,一面嚴肅地走到我面前,因為身高加上壓迫感的關係,學長居高臨下地盯著我,使我全身發毛。

「你!以後只能去我的廁所,要是讓我知道你去了別人的你小心.......!知道沒!」老大你都這麼說了我可以怎樣?那個省略掉的地方是啥呀!我這麼弱這麼渺小那有反抗紅眼殺人兔大人的命令呢....唉.....我要為自己默哀。

「你說誰是紅眼殺人兔?」不,請你當作一切只是我的腦誤。

雖然去學長的廁所不是有什麼問題,只是我有一個很大的問題,為什麼我就不能去別人的廁所?老大你好歹也給個解釋吧!

「因為我是你學長。」學長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就好比在說我阿母是女人一樣,今次我不能不吐嘈!那有人這樣的!根本就是有答等於沒答,學長!我要抗議!我要回我的人權!

好可惜的是我未得到人權之前,在我面前出現的只有學長尊貴的鞋底.......而且還是跟以往一樣的痛......嗚.......

如是者,我真的對被踹很恐懼,因此我就乖乖的去實行,但很神地,我每次想去廁所時學長一定在!我很懷疑非常懷疑極度懷疑學長真的是鬼!

其 實就算我做了學長的要求,仍然被打得很嚴重,幾乎每個早上都被打一次!我也不想呀!但那個惡鬼學長又不讓我去別人的廁所,每天都只能硬著頭皮去找學長,而 早上被巴被踹的機會率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那麼高!情況更是同樣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完全原因不明就被施行暴力,再這樣下去我真的很怕遲早不被打死也會變 智障.......

又到了星期三,上完班會就回黑館,因為早就約了安因補習符咒,當快要完結時我還在感嘆今天一切很順利而想去感激上帝時,我就知道我這種衰人真的開心得太早。

「漾漾,今天就到此為止,回去要做我給你的功課喔!」私人家教天使安因輕輕騷了騷我的頭道。

「嗯,我會的,今天也謝謝你!」被安因這樣騷頭令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因此我站起來向面前的黑袍道謝,然後快速地收拾好,轉身準備離開時......

「那個……安因先生,不好意思我想借一借廁所。」我只是身理上有所需要!絕對不是別人所說的【懶人多●●】!人總會有三急,現在只是小急,不過我之後卻很後悔這麼一急出現得不合時候!

「不要緊你用吧。」安因仁慈的微笑著,有種看久了會得到救贖的感覺,不愧為天使啊!

就在我衝到廁所前的那一秒,手幾乎就要碰到門鎖時,我突然愣住了。
雖然不是有阿幽什麼的跑出來,但有種很強烈的意識叫我不要進去,當我還呆呆地站在門口,一道記憶中的聲音飄入腦中。

『以後只能去我的廁所,要是讓我知道你去了別人的你小心.......!』

我突然驚嚇得尖叫起來,身體自然地作出反應而雙手摀頭,唉…...這就是所謂的習慣成自然囉…...

「漾漾?怎麼了?」安因聽見我的叫聲,走了過來看情況,見我蹲在地上的奇怪動作感到不解吧,因而問道。

「那…那個…對不起,我不能用安因先生的廁所……因為學長他…….」他會把我巴死的。

「冰炎不讓你去我的廁所?」正當我還在害怕學長的鞋底時,安因走了過來,一面都是疑惑,連眉頭都皺起來。

我怯怯地點了點頭,其實我也明白為什麼安因露出這種表情,因為我也不明白學長想幹嘛,可是我又該死地不敢違抗,學長這樣做總有他的原因吧…….應該。

「啊哈哈….我看我還是先去找學長借廁所好了。」正當我吃吃地苦笑著轉身打算走出安因的房間時,這個天使突然從後抓住我的手臂,我感到奇怪想回頭看時,他已經把我拖進他的廁所。

要死了!安因他的力氣爆大我是知道,我更知道我是沒可能掙脫得了,這樣還不死囉?!學長知道一定會殺了我,然後我見阿嬤那麼幾秒後又會出現在醫療室之後又被殺再見到她!因為學長是變態!我這次死定了!

安因砰一聲關上門,把我留在廁所裡進出不得,難度我一直以來都看錯安因了?其實你是披著天使皮囊的惡魔對不對?!還要是奴納麗那種!

「嗚...… 安因先生!求求你放我出去!我會被學長殺死的!」我拍打著門哭喪地要求,雖然我不明白學長怎麼知道我去了別人的廁所,可是他是火星人啊!我這種普通又平凡 的地球人又怎可能參透他老大的行動模式呢!雖然我覺得他可能已經知道了,但是我還是想給自己一點點希望,不竟我現在又不是自己走進來,老大他應該會慈悲一 點只巴幾下再踹死我到天邊吧,至少不用上天國啊!

「漾漾你放心在這裡去吧,我保證冰炎不會對你怎樣。」我到底應不應該相信這個極有可能令學長打我入地獄的天使呢?學長他就算是天使都好像不太放入眼內耶。

「那…那個…我已經不想去,放我出來好不好?」其實我也不算在說謊,我被這麼一嚇什麼尿意就消失不見了,等了一會,安因真的開了門看我站在這兒,嘆了一口氣。

你是因為我沒去你的廁所感到失望嗎?別告訴我天使有邀請別人去他廁所的奇怪癖好!還是你果然在整我,看我用了你的廁所然後被學長打你很開心囉!

鬼!你是鬼!

「唉…..我跟你過去找冰炎吧。」然後我就跟在安因身後走到學長房前,就如平常一樣,學長好像有預知能力一樣立即開門,有時學長跟伊多的先見之鏡有的比呢,一樣的準。

「我不是有預知能力,而是一早就聽到你在外面腦殘了。」學長把紅眼瞇起來盯著我,我立即全身發毛躲在安因身後,但又記起他剛才就整過我我又向後移了幾步。

都叫你不想聽就不要聽了!

「安因?有事嗎?」學長好像對安因來找他感到很意外,是說…..學長不知道我去了安因的廁所囉?糟糕!我忘了學長會偷聽!

「哼!你知道後果吧!」當學長想伸手抓著我拉入他的房間時,安因擋在我前面不讓他得逞,我知我應該感謝安因出手相救,但我只覺得氣氛怪怪的,現在是怎麼了?

「冰炎,你自己一個霸佔著漾漾是不好的。」我偷偷看安因的表情,微笑之後又是微笑,完全不知他在想什麼,這是當然的,他也是火星人咩。我很好奇他說的霸佔是什麼意思?

「我 沒有霸佔,只是在保護他而已,別告訴我你平時真的只是好心幫他扣扭子沒有別的企圖!」學長,我真的不覺得幫我扣扭子可以有什麼企圖,更何況要我這種路人甲 又能有什麼用途?最多可以用來當個打雜的,但和扣扭子也沒關係吧!學長你也不用這麼小心眼,人家安因應該是真的出於好心……應該啦。

「褚你這遲鈍鬼給我閉腦!」我是遲鈍鬼?那兒遲鈍了,我聽得一頭霧水,學長你怎麼說話牛頭不搭馬嘴,你未睡飽嗎?

「褚!」對不起,我現在閉上就是了。

學長只能用殺人眼光波掃射著我,因為我站在安因身後他暫時不能對我動手動腳。

「你就別再欺負漾漾了,明明是自己佔有慾強又不承認,你不會是不知道吧。」不知從何時出現的夜行人種蘭德爾走了過來,後面和平常跟著一名狼人管家尼羅。

「嘩!」突然我的背後出現了一對手,一邊褸住我一邊用手指勾著我的臉,從她身上傳來一陣香水的濃烈味道,弄得我打了好幾個噴嚏。

「冰 炎真是的,這麼可愛的舉動會讓我忍不住要向你出手喔,你說是不是?漾漾小朋友。」真正的惡魔奴納麗發出可怕的邪惡宣言,還問我是不是,我怎可能說是啊!而 且可不可以放開我……你想意淫的是學長不是我吧!為什麼抱著我不放?還有你們這些火星人怎麼都喜歡突然出現!不要告訴我你們一早就在,又不是萊恩有事沒事 都與空氣同化!

一下子多了幾個人,氣氛就更加奇怪,他們互相對視又什麼都不說,情況維持了幾分鐘都沒改變,你們不會是在用眼神溝通吧!火星人果然是心靈相通的!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這群不是人的黑袍到底想幹啥,我只是個路過的,可不可以先走一步?

「褚!你說你討厭只去我的廁所嗎?」我沒事幹嘛討厭一個廁所,我不去自己的廁所也不是因為討厭它啊,而是害怕裡面的變態人偶好不好!我都說了我只是一個路過的,為什麼又把矛頭指向我,我不玩了我要回家啊啊啊啊啊!

「叫你回答就回答!別在一旁囉唆過有的沒的!」學長咬牙切齒地說,用一種【你敢答討厭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的眼神瞪著我,嗚…..我答就是了。

「不……不討厭。」我都被威脅了還可以怎樣?我只是想活久一點而已。

「你不可以強迫漾漾,這樣不能算數。」安因語畢旁邊的吸血鬼和惡魔點頭表示附和。

怎麼我覺得你們的話題一下子跳得很快,我完全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剛才不會真的用眼神交流過吧!天啊,我覺得自己明明處於同一空間周遭卻早就升至另一個層次,我是不是應該為自己沒有被火星人同化感到高興?

「漾漾,你只要回答你是怎麼看冰炎就好了。」安因轉過來看著我,其他人也一樣,突然被這樣問,我愣住了這麼一下,這個問題跟之前的有什麼關係?我知道我現在真的是滿頭問號,從一開始就在狀況外。

他們仍然在等待我的答案,嗯……我怎麼看學長?用眼看囉。

「靠!」不知什麼時候衝了過來的學長,一個巴掌刮過我的後腦,我被巴得差點跌倒。

「問你對我的看法不是問你用什麼部位看我啊!白痴!」對不起,我承認剛才的確是我腦殘,老大你有怪莫怪,一切都是小的錯,別再瞪了好不好?

其實我真的是被問得一個頭兩個大,我對學長的看法,真的要說我怕會被巴死,不過再想想,學長對我都算是不錯,教了我很多事情,也常常保護我,當初踏入這邊世界時要不是有學長,或許我早就在醫療班復活過無數次,那有空在這邊看這些黑袍們大眼瞪小眼?

「嗯….我覺得學長是好人。」對呢,學長就算總是對我暴力相向,但我還是很感激他。

「噗!」聽到答案後第一個有反應是蘭德爾,有什麼好笑?難度學長不是好人?

「唉……冰炎小朋友的路還很長呢。」奴納麗一手搭在學長的肩膀,好像是要安慰的樣子,不過學長不領情地拍掉惡魔的手,嘖了一聲把臉別過另一邊。

「不知冰炎收到好人卡後有什麼想說?」我覺得安因的忍笑能力真的很高超,他還是掛著平常那號天使微笑,而蘭德爾就笑得一手伏在尼羅的肩膀上,一手按著肚子,雖然沒有笑出聲,但是他整個身子抖得很厲害,當然是笑到震抖那種。

「褚,你真的只覺得我是好人?」學長轉過來看我,那雙紅眼卻神奇地沒有瞪沒有盯沒有殺人死光,看來這個答案他不太滿意,但他並沒有催促,雖然我不是很理解,學長在期待我的答案。

除了好人外,我還怎麼看學長呢?

學 長他懂得很多,長得又漂亮,能力又超強,一切都這麼優秀,雖然有時我覺得他為人很冷淡,可是還是會和我一起去原世界,更會去我家玩,熟悉後其實學長都不是 很難相處,學長不是什麼都會跟我說,有時還好像有什麼隱瞞著我,但有一點知道,我是很相信學長,所以在他身邊總是感到很安心。

「學長還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不知為什麼感到很害羞,因此我說得很小聲,不過在場的人應該都聽到,我的頭不自覺低下來,雙眼看著地板,因此不知學長現在的表情。

四周一片安靜,沒有一個人出聲,正當我感到奇怪想要抬頭看情況的時候,我的背後有被人狠狠一推,整過人撲向前,就是學長那裡,然後砰的一聲從身後傳來,我才發現我被推進學長的房間,連學長也是。

是說現在又怎麼了?留下我和學長兩個人的氣氛超尷尬的,不知為什麼我就是不敢看學長,因此我又盯著地板了。

咕嚕咕嚕。

啊!我的肚子突然打起雷來,看向窗外,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再看看手錶,原來快要晚上七點半了,想不到剛才過了這麼多時間,學長突然走向門口,看來是要離開。

學長你去那?出任務嗎?都這麼晚了。

「你不是餓了嗎?我去拿吃的,你待在這等我回來。」然後學長開了門走了出去。

我走進小廳開著了學長的電視,這個時候其實沒什麼好看,不過在學長的房間又沒事好做,當我還拿著搖控器胡亂地轉台時,學長就捧著一盆食物進來。

我立即站起身幫忙拿,上面只有一份,呃…….學長你只拿了給你自己嗎?

「這都是給你的我不吃。」你真的不吃嗎?老是不吃對身體不好喔。

「你吃就好了我一會要出任務。」學長走到沙發上坐下,看著不知從何生來貌似報告書之類的東西。

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就不再勸了,一會兒的任務很難嗎?這麼晚都要出去,明天早上回得了來嗎?

「你這叫擔心我嗎?」學長一面玩味的看著我,那個報告書消失不見,令我懷疑我剛才是不是眼抽筋看錯,他左手拓著頭奸笑起來。

「我…..我…..只是……」我怎麼口吃了,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或許我真的在擔心學長吧。

學長突然站起來走向我這邊,我自然反應地縮了一縮,但學長只是伸手騷了騷我的頭,他放開手後,我偷偷看向他,他看起來心情很好,輕輕的微笑著。

不過說起來要是學長明天不回來我去那借廁所?我想我比較擔心這個。

「靠!」

最後我又看到學長的鞋底出現在我的面前,然後他就離開了房間。


FIN(?)

Posted by tinayip0013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