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雪花】


神亞
注意






原來穿著綠油油葉子的大樹們,卻像裸著般。
就像風一般,一棵棵樹木被乾淨俐落的斬下。
不論任何天氣,在同一個地方,在看不見的情況下.......
黑髮少年如常的練習他那精湛的刀法,蒙著雙眼熟練的繼續每一個動作。
可是...就算是強悍,半裸上身的他也開始顫抖起來.......
「下雪了.....
黑髮少年讓自己重見光明,眼前一片銀白...就像那銀白的髮絲一樣.......



教團就像一霎間就染滿灰白的色彩,是因為位於山上的原故?
黑髮少年在走廊緩緩的踄著.........為自己的思緒感到很莞爾。
豆芽才出任務的幾天而已.....難度是慾求不滿....黑髮少年雖沒表情,心卻亂如麻。
某橘色兔子的呼喊也聽不到是最好的証明,直至黑髮少年感到肩膀的重力增加了時。
「幹嘛!」為自己的沈思被騷擾而怒目相向...........很可怕....橘髮少年心想。
「神田!」怎麼一早就吵死人,被稱神田的黑髮少年打算不理會向食堂走去。
突然被拉扯了一下,神田猛然回頭,發現有著雙馬尾的黑髮少女瞪著他。
「我叫你呀,真是的.........亞連回來了啦!」神田聽後不故一切就衝了出去。
不過.......才兩秒鐘....又走回頭.....如果沒看錯....神田....臉紅了.....
二人對望..............笨蛋.............二人同時心想........
「豆芽....在哪....」別個頭來....面前的二人突然黯淡下來..........




醫療室....




終於回來了,好在趕上了.........不過.....這個樣子...大概會被他罵死。
一想曹操曹操就到,原是寧靜的醫療室傳出不合的聲響。
「笨菜!」醫療人員嚇得立即退開。
果然,面對來勢洶洶的神田,不禁笑了出來。「我說優...你會吵到其他人,還有叫我亞連。」
神田一下子嘆氣,一下子皺眉,怎麼弄到這麼傷?
到眼前的白髮男孩,雖然穿了長抽的睡衣,可是包紮的賓帶還是外露了。
亞連抬頭注視神田「吶..........
找了張椅子坐好的神田,同樣的注視著亞連。
「還記得你之前說過的話嗎?」說過什麼.....神田感到疑惑。
微笑........當留意到窗外的景色,銀白髮絲與雪花紛飛,亞連的背後就像發著聖光一般。



沒錯.......當年...........
當年是我們的第一個冬天.........
當年的我們去看雪......
當年的你就像...........


『下年....再看....
『優,你答應了喔!不準反悔!』微笑......

白雪天使.....



神田輕輕的慺著亞連,生怕會弄痛般....「豆芽菜果然是豆芽菜....
「優.....我很怕呀........很怕.......」錯過不能再和你看雪...........不受控制地溢出.....
神田從亞連的眼角吻去亞連的眼淚....慢慢的....慢慢的....
一切盡在不言中,雪景中相吻的二人......希望時間就停在這一剎那......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




風呼呼的吹,雪花輕輕的飄到二人身上...
不一會兒....溶了...二人目睹整個過程






活著就有體溫.....
雪溶了更証明活著.......



.......

那雪花紛飛的迷人景色.......


活下去........再看..........

 

tinayip0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