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同人】忽冷忽熱有幫增進感情?


注意:
漾漾偽腦殘有....
冰漾為主不喜勿入
有其他角色偷漾漾香,雷到慎入。

 

 

老實說,自從來到這所學校,很多事情都見怪不怪,當然不能習慣就是不能習慣,最重要我不想被同化,因此最好是寧願被嚇一下都不要事先知道那種東西或事情是什麼鬼。

比方說最近那個理應在過勞死排行榜上排高位的殺人兔學長,竟然一星期都沒出任務,不過某方面是方便了我不用去其他人的房間借廁所,安因的是沒問題,但如果他都不在就大件事了,我打死也不再去蘭德爾那個恐怖吸血鬼的房間!我還想活命,請我也不會去,謝謝。

學 長沒出任務只是奇事之一,我很懷疑是不是連夏碎學長都沒出,不然我為什麼有九成看到學長的時候,他也會跟學長一起?最感到奇怪的事,學長看見我竟然會轉頭 就走,這種事不是應該由我來做的嗎?!就算是我去借廁所,他一聲自己進來我就去了浴室盥洗不敢多逗留一秒,因此都沒真正的見過學長。

學長強得像鬼一樣,所以沒可能是怕我,難不成我又做錯什麼惹他生氣只是我不知道?是真的那就糟了,要是他像平時一樣巴一下我又或許踹一下我我還可以知道學長已經發洩了就等於原諒了...應該啦...

說起來最近都沒被打有點不習慣.....呀!我在想什麼呀!!我被打得太多打習慣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不能被自己嚇到,不然我一早就會因為心臟衰竭而死的。

今 天是星期五,明天就放假,從昨天我就計劃好一放學就立即回黑館,在自己的房間裡打怪打到爆肛為止!咳咳..又不一定要打到爆肛...只是想打通宵啦,然後 明天睡到日上三干,多美好的一個週未,我自己是非常清楚自己的,我這種衰人最好就是那裡都不要去,好好在這裡以免一出去就衰到,衰到自己還好,連累別人是 大,學校不是什麼地方就是火星人聚集的地方,即使學校可以無限復活,但我平生最怕的就是痛......

我是很有自主管制的,玩電腦當然會載上耳機,我可不想被不是人的黑袍們教導什麼叫擾人安寧,相信我一秒都不用就被殺掉,尤其是不能吵到隔壁的學長大人,只會死得更快,我真的不想去見在天國的阿嬤呀呀呀呀呀!

打機真的很易令人忘記時間,直至我的肚子餓得雷打不停,才舉腳出門到樓下廚房要吃的,在我打開門的一霎間,旁邊的門也跟著打開,看見了這幾天都貌似避我的學長。

學 長看見我出來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不理我自己走下樓,說實在我現在不知怎麼辦,下去又不是不下去又不是,但想回來現在避我的是學長,本來是覺得有些事不知道 會長命點,也明白好奇心會殺死貓,偏偏在這一刻我真的很在意學長的用意,要是真的做錯了什麼最好還是快點認錯,或許情況會有所改變也說不定。

由於我走到樓梯時就發現學長已經快走到樓下了,所以立即以跑百米的速度跑下樓,其實就算不是追學長我還是會這樣,理由當然是保命。

學 長就坐在大廳吃著看似晚餐的物體,天曉得那些冒著奇怪藍色氣體是啥鬼呀!看到學長吃正餐的時候其實很少,因此我不小心愣了這麼一下,然後戰戰兢兢地慢慢走 到學長身邊,學長從我到樓下開始就沒有看過我,真的被完全無視了,剛才我在腦殘都沒有巴我就是好證據,不過我要澄清我絕對沒有被虐傾向!

「那...那個.....學長?」先叫一下看看有沒有反應吧......很好,答案是沒有。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那來的勇氣,竟然一手就搭在學長的肩膀上,我一秒就後悔了。學長那雙會發放殺人視線的紅色眼睛射了過來,我因此立即縮手!學長的視線沒有離開,我就只能站在這裡連手指頭都不敢動,很恐怖很可怕呀呀呀呀呀!

「我有這麼可怕嗎?」久久沒聽過的聲音從學長的口傳出,問了一條我不敢答的問題,因為我知道只要我一答就會被鞋底攻擊。

「我沒事幹嘛踹你!」仍然用紅眼死瞪著我。

學長......我雖然不知道你在生氣什麼,要是小的做錯了什麼事,請大人你多多包涵原諒我好嗎?我最多向你下跪啦,反正我這個人沒什麼種。

「我沒有在生氣,你也不用下跪。」不知是不是我眼誤,我看到學長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那你可以解釋一下這幾天你為什麼在避...呃....不理會我?就像剛才叫你你也不應我.....你沒在生氣那到底是怎樣?別跟我說是跟我鬧著玩!又不是沒睡飽,學長你這幾天都沒出任務我是知道的。

學長只看著我什麼都沒說,我不明白這種眼神是什麼意思,但明白學長沒打算解釋,心裡就突然一肚氣,如果不是我做錯什麼那為什麼要無視我!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生氣卻又不知如何發洩,眼睛傳來一陣熱流,眼淚不自制地流下來,因為眼前一片水氣所以看不清學長的表情,我為自己這麼輕易哭起來感到很羞愧,便立即轉身再用跑百米跑回上樓,然後衝入房間,關上門。

看來學長沒有追來,整個人變得很無力,癱軟在床上,大概是哭累了連吃飯都忘了不知不覺地睡著。

大概是因為太早睡,又或者是一夜無夢,醒過來的時候才五點鐘……原來的打怪打至天明計劃泡湯了,現在這麼早又不能去找學長借廁所,更何況我有點怕看到學長…..不竟昨天這麼遜在學長面前哭,連我自已都覺得自已很奇怪,我是怎麼了?

不過與其在想自己出了什麼問題,眼前學長的問題是最先要被解決,但我真的不知要怎麼做才好,學長果然在生氣吧......一會兒不理三七二十一先道歉看看吧!看了看鐘,想不到感覺才做了一會兒晨早腦部運動,時間就過了一小時,學長向來很早起床,應該起來了吧?

拿著盥洗用具跟衣服走到學長房門的那一刻,我猶豫了。

一想到昨天的事,我就很害怕,我真正害怕什麼我不知道,但心裡就是有很重的不安感,我連續做了好幾次來回動作,在自己的房門和學長的之間徘徊著。

學長大概是聽到我在門口腦殘,在我不知第幾次走回學長的房門前他就開門了。

「要進來就快,少在一旁吵!」

學長從開門的時候就死盯著我,就算讓出個位子給我進去時也是,我立即衝去廁所,不竟那種眼神很不舒服,好像要把我盯出幾個洞一樣,當我關上門照鏡時,我被自己嚇到了!

原來我昨天哭到眼睛紅腫了起來,難怪學長會這樣看我,我先用水洗了幾次臉,也總有幫助,現在看起來只是有點紅筋。唉.......還是進來了,看來學長沒有生氣,總覺得應該沒事了吧?不竟他剛剛像平常地罵我了耶,糟糕.....我真的被罵慣了......

盥洗好了走出去時學長在看書,那是什麼書我不知道,上面全都是他識我我不識他的蟲爬字,學長看到我出來,把書合上站了起來,一手非常自然地搭著我的肩膀,學長大人你想幹嘛?

「去吃早餐。」學長只給我這四個字就扯著我到樓下,一路都在搭我肩膀,我是想說.....學長你什麼時候學得跟某隻雞一樣喜歡搭我肩膀,不要跟我說我肩膀上寫了【喜歡請隨便搭】六個大字呀!還有為什麼你會知道我正想去吃?

「因為我是黑袍。」好吧,這個萬年答案我已經聽到麻目沒反應了。對不起!是我問白痴問題是我的錯........不要再瞪了好不好?

一到樓下發現了一名天使優雅地吃應該是早餐的東西,怎麼這群火星人就是喜歡吃冒藍色氣體的不明物啦!

「哎唷!早安,你們也來吃早餐嗎?」我傻傻的向天使安因連連點頭打招呼,學長就放開了我自顧自的走去廚房,我又覺得站著怪怪的,就坐了在安因的旁邊。

「這是精靈的糕點,漾漾要不要嘗一個?」安因把一塊粉色透明有點像大菜糕的圓形糕點拿到我面前........真的很前,前到就在我的咀上,你放這麼近是要我直接從你手上吃掉嗎?用手拿又不是不拿又不是,我就乖乖的張開口打算吃掉時..........

「褚!」在我快吃掉前的一秒,我整個人被學長扯了起來,我還以為我的手臂會就這樣斷掉,完全不理會我的意願死抓著我迫我跟他上樓,老大你可以放開我嗎?這樣很難走路咩......看來學長又打算無視我,我是不會相信他聽不到我剛剛在想什麼!

「兩位小朋友要回房吃早餐嗎?為什麼不一起到樓下吃?」由於學長是從我背後把我扯住,所以我是背對學長,不過來人不用看都知道是誰,就是身材爆好的紅色惡魔奴勒麗。

這時學長總算放開我,我整理一下衣服才發現學長很神地左手拿著拓盆,上面的食物看起來很正常,玉米片麵包和牛奶。我才剛從新站好,學長的手又搭了上來,我都不知道原來我的肩膀只要搭過一次就會上癮.......

奴勒麗用一種我不懂形容的眼神看著我們,突然不到一秒走到我面前,應該連學長也嚇到了,因為他的手抖了那麼一下。在我完全不可能反應的情況下,我發覺我被強吻了!

媽媽呀!這裡有個現行的非禮犯呀呀呀呀呀!

我只能愣住之後又是愣住,奴勒麗放開了我之後就走了落樓,她最後好像說了句謝謝。是妳自己強行親我不是我親妳的好不好......不過我都被吻了又可以怎樣?

學長突然抓我抓得很用力,用以超極速跑到他的房間,他另一隻手仍然拿著拓盆,靈異地裡面的東西都沒有翻出來......你是鬼!學長你是鬼!我的腳打了地板好幾次,當停下來只感到全身有夠痛......搞什麼呀學長,從剛才開始就怪怪的!

學長把早餐放下,回個頭兩手同是抓著我的肩膀,我抬頭看著眼前的學長。我說學長今天怪怪的真的沒說錯,就好像現在的學長,我很懷疑非常懷疑極度懷疑自己很可能是眼抽筋,學長的表情竟然會寫著猶豫不決四個字,他好像想做什麼但又不知做不做好。

大概過了一分鐘,我們還是維持對望的姿勢,我開始覺得有點尷尬了,這種情況還要多久才改變呀呀呀呀呀!就在這時學長突然放開我,但還未能鬆一口的時候學長拎著我到浴室,他先在洗手盆放了一盆水,然後把我的頭壓下去。老大!你想殺了我呀!

學長壓了我幾秒之後就鬆開了手,我只能不停地咳咳咳。

我瞪著學長,我完全不明白他的用意,我只感覺到我剛才好像又看到阿嬤在向我揮手,學長反而很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拿了條毛巾替我抹臉,一切的動作都很溫柔,而我就很害怕,怕一會先學長又發什麼神經對我做出什麼事來!

「這樣就消毒完了。」學長在我唇上來回擦了幾次,毛巾上出現了一些紅色,嘩!我流血了嗎?但我怎麼不覺得痛?

「那不是血是唇膏!」學長說這句是咬牙切齒的每隻字都是從牙縫裡走出來,被親的是我你在生氣什麼,不會是你都想被.......

啪!

事隔一星期左右我終於又被巴了!真有夠懷念的......呃......對不起我腦誤。

學長用眼睛射殺完我,就開始洗剛被我用過的毛巾,而我不知幹啥好就呆呆的看著學長每一個動作,連做種事都是這麼熟手,我還以為學長應該是那種被人服侍的類型,我突然想起上次那兩個被學長用根本不是請的請回去的人。

然後學長走出了浴室我就跟著走出去,他吃起早餐來我又跟著吃,吃著吃著,我突然想起今天中午約了安因讓他教我符咒,嘩!好在昨天沒有打怪打至天明,都不知爽了火星人的約會被怎樣,就算對方是一名看似很善良的天使,但當見識過天使如何暴走的話,那就是另一種說法了!

「今天由我教你,不用去安因那。」學長你今天很閒嗎?你不是很怕麻煩所以先叫我找安因嗎?我其實不是不想被你教,只是我怕我太笨你會不耐煩就這樣把我打死之後掉我去見在天國的阿嬤一面呀!

「我說了我來教就我來教!信不信你再腦殘下去我真的把你巴上天國!」我一秒點頭,阿嬤我暫時真的還不想見妳,請妳不要說我不孝!不過怎麼也要通知安因吧......當我正想站起來去找安因時,學長又把我壓回座位。

「我去就行。」然後我看著學長出了門不用幾秒又回來,火星人的行動力真的快到不行,突然覺得我果然沒有被同化,心裡一陣安慰。

「安慰你的頭!現在要開始了。」我摸著被打的地方,轉過頭來,我立即退後退後再退後......見鬼了!桌上的東西什麼時候收拾過的!由於學長那對紅色的眼瞪著我好像在說【你再不過來就.....你】一樣,別問我那個......是啥鬼,有些事不要知道比較好!

學長今天真的很怪很怪非常怪,我真的沒想過他會這麼有心去教我,學長的教授方式也不算難明,只是他教的全都是水系護符,有些也蠻難的,因此我現在正重覆地練習畫那個複雜的法陣。

其實最怪的地方不在這,我很想問現在這種是什麼姿勢?學長從剛才開始就坐在我的後方,頭放在我的肩膀上,有時他會噴氣到我的頸上,怪不舒服的,還是我的肩膀不只手好搭,頭也不錯?!

「那... 那個...學長....」不要這樣可以嗎?真的很奇怪耶....我把頭轉去望學長,但因為距離太近了,我的唇不小心擦過了學長的臉,我當然嚇了一跳,條件 反射正想站起來,學長突然雙手從我背後環住我的腰,令我彈動不得,學長把頭埋入我的頸中,我看到我呼出的氣吹起了落在他臉上的銀色髮絲,一切都來得很突 然,學長也好像意識到什麼彈了起身衝入了廁所.....呃...現在是怎麼了?

「你....你先回去你房間。」學長的聲音從廁所傳來,我想應該不是我幻聽或耳抽筋,學長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沙啞,他喉嚨不舒服嗎?

「我叫你回去你就回去!」我被突然大吼起來的學長嚇了一跳,以極速收拾好東西跑回自己的房間並關上門。學長到底發生什麼事,該不會是發燒了吧?

我 把東西放在書桌上,然後走到床邊,咚的一聲爬在床上,回想剛才的事情,我突然感到滿臉熱氣,大概是紅起來了吧......剛才不算是吻到學長的臉吧... 那只是意外意外啦......不過剛剛第一次跟學長這麼近,不自禁地不好意思起來.......我把頭埋入枕頭之中,磨了幾下就彈起身拍拍自己的臉,別再 想下去比較好!

嗯.....既然沒事做,就去打怪吧!要連同昨天的份打回來!

再見到學長是過了幾天後,看來他又出回任務了,因為好幾天拍他的門都不在只好找安因借廁所。而今天總算在早上見到他,借了廁所之餘,他說和我一起去教學大樓,我想他應該是為了出席率而去上課吧,就在途中,遇見了前陣子老是跟學長在一起的夏碎學長。

「早安,奇遇呢。」他看了我一眼,然後微笑,我想後面那句是跟我說的,不過遇到我好奇怪嗎?不過我還是向夏碎學長點頭打招呼了。

「這本書還給你。」這本書我見過,就是星期六時學長看的那本書,看來是一本參考書吧。

「這麼快就還我?對你來說不好用?」他又看了我一眼,怎麼啦,我臉上沾了什麼嗎?學長為什麼沒有提醒我?但我摸了兩三下又覺得什麼都沒有呀!

「不....還算有效。」學長也看了我一下,你們想怎樣呀?總覺得我夾在中間超危險,兩位大人站在一起看似閒聊,但我眼裡卻是另一回事!

「那個...我不阻你們聊天,我先去教室了。」總知就是三十六計走為上將!留下這兩人自己聊個夠,我不想這麼早死呀呀呀呀呀!

總覺得這幾天我是被衰到了。



fin.?

創作者介紹

*~這是一個不知為了關什麼的籠子~*

tinayip0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