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M】神田的橘色禮物事件


橘色情人節賀文


神亞

 

清晨、一對同樣有著黑色頭髮的神祕男女,在黑色教團的森林內,低聲地交頭接耳。

這是一天的開始。





亞連‧沃克,他有一個習慣是,起床那裡都不去就是一定先去餐廳報到。

「早安,亞連!今天還是這麼可愛呢,是不是跟平日一樣?」

看外表像男人,而聲線卻帶柔和中性的傑利,看到白髮孩子逐漸接近,興奮地立步而上問候他。

「早安,傑利。麻煩你照常就可以了。」

被這樣稱讚的亞連感到很無奈,不過吃飯是最重要,因此亞連決定快點下單比較好。

「很快就弄好,等等喔~~啾~~」

傑利走前送了一個飛吻給亞連,使他不自覺打了一個冷顫........

當仍在等待食物的亞連,突然從身後感到一陣陣的壓迫感慢慢靠近,更感覺到空氣變得愈來愈沈,亞連戰戰兢兢地回身........

「呀呀呀呀呀呀呀!鬼呀!」

亞連看見一個陰森恐怖而且圍著黑色氣團的身影(鬼影?),拖著一個橘色與紅色混合的物體(由於兒童不宜,以馬克格處理),嚇得跌坐在地上。

「笨豆芽,坐在地上幹嘛!進行光合作用?」

亞連覺得眼前的事物回覆正常,從呆滯中醒過來,看到來人是神田,二話不說就撲入神田的懷內。

「鳴.....我剛才看到鬼了!優!」

「日光日白那有鬼!」

雖然口是粗魯地說話,手卻溫柔地撫摸著懷裡男孩的髮絲。

「你們兩個!要親熱一會兒吧......阿優你一早拉我來幹什麼呀!還胡亂發動六幻!」

原來剛才的物體是擁有鮮艷橘色頭髮的書人繼承者拉比,對於才剛天亮就被人用六幻威脅他起床還不明不白的帶來這兒後被人遺棄在一旁感到嚴重不滿。

「對了!」

神田像覺悟什麼,輕輕的放開仍微微啜泣的亞連。

「這個橘毛兔子送給你。」

一手扯著拉比的橘色頭髮(拉比:很痛呀!阿優你別扯!),然後放在亞連面前。

「「什麼!!」」

拉比亞連不謀而合同時叫喊起來。

「優,為什麼要送拉比給我.....」

看了一看已經石化的拉比,再看一看把臉別向一邊的神田,亞連心裡有著數不清的問號。

「嘖!沒有為什麼,叫你收就收!」

打算就這樣轉身離開的神田,突然後面傳來令他有立即發動六幻衝動的嘈吵。

「亞連,我以後是你的人了!來~~~先來一個定情之吻。」

「別這樣啦!拉比!」

從石化中回復正常的拉比,立即抱著亞連,正打算用自己的咀堵住那迷人的唇時,感覺咀邊有一種涼涼的感覺,用舌頭再去感覺一下,有著金屬的味道,把身子向後細看,一把又長又銳利的六幻澄現在他的眼前。

「阿阿阿阿阿阿優,刀很危險....先拿開好不好?」

拉比霎時滿頭大汗,他剛剛親了六幻很噁心不在說,他可沒有戀物癖這種變態的嚐好,更不是一個被虐狂。

「放開豆芽菜!」

拉比二話不說放開亞連,並在自然反應加條件反射下舉高雙手。

「嘖!看來不好好看著你這死兔子不行。」

結果最後,三人一起在餐廳吃完早飯後,三人一同走到交誼廳坐。




來到交誼廳,三人之間的氣氛極其沈寂,亞連嘗試向神田問及送拉比給他是什麼意思,神田只會說。

「嘖!豆芽只要收就可以。」

而拉比覺得他如果沒看錯,神田絕對是在不知害羞什麼。

「我說阿優,送禮物遊戲玩完我可以回去嗎?你沒有任務很空閒,我可是書人,有很多老頭出課題未做很忙的呀....」

說完正想站起來離開的時候,拉比只覺得今天看見六幻出銷真的太多次了....到底是行著什麼倒楣運.....

「坐下,你今天別想離開半步!」

拉比只好死死地坐回來,向亞連投著『救救我吧』的眼神,亞連見狀,嘆了一口氣。

「唉......這樣吧,反正沒事好做,不如玩牌如果?」

亞連從身上拿出撲克牌(葉按:別問我為什麼他隨身帶著XD),臉上的是微笑之後仍是微笑。

「那....那個.....我當洗牌好了,我不玩....」

拉比可是很清楚玩牌時的亞連有多腹黑,因此決定退出。

「這樣也好,那.....要是優輸了,就要說出為什麼送拉比給我。」

「嘖,嬴了我再說。」

呵呵,這樣又真是不錯,也可以知道阿優到底搞什麼,拉比默默心想。



「不好意思,又是同花順。」

雖然帶著看似人畜無害的微笑但發出陣陣黑氣的亞連,又再一次攤出牌來。

「什麼!沒可能!再來一次!」

永不服輸的神田差點氣的把撲克牌用六幻一張張斬碎,拉比在旁立即收起牌重新發牌。

「阿優....我說你是沒可能嬴亞連的...你還是說出來吧...」

「閉咀!不准再叫我的名字!」

「拉比放心吧,在玩牌上我是不會輸的,優想玩多久也沒問題。」

我就是知道你肯定會嬴才這樣說呀...拉比感到很無奈,他只想快點完結......

在這一刻,交誼廳的門口處,傳來悅耳動人的女性聲音。

「神田,亞連,拉比!你們在這呀!」

利娜莉走了過來,看看三人在這兒做什麼。

「對了!神田!你給亞連了沒有?」

神田只是點頭,認真地看著手上的牌,然後又抽一張。

「是嗎?!這麼快!給了什麼?」

利娜莉聽後十分興奮,把手上的筆記本打開,拿好筆等待神田答覆。

「兔子。」

然後自信滿滿地把牌攤開。

「同花順(紅心)。」

亞連見狀,也把牌攤出。

「不好意思,我的是黑桃同花順。」

「什麼!黑桃!」

「什麼!兔子!」

神田氣的站起來,不敢置信地看著桌上的牌,而利娜莉也不敢置信地看著神田。

「神田!等一下,為什麼是兔子?」

利娜莉抓著神田的肩膀,以免他想逃走。神田便別過頭來,用手指著拉比。

「因為他的頭髮是橘色。」

拉比和亞連只感到一頭霧水,完全不知現在是什麼狀況。

「利娜莉,可以說說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優會送我拉比。」

利娜莉嘆了口氣,心想:不愧是神田,竟然送拉比當禮物.....

「亞連,今天是四月十四日,在台灣,今天是橘色情人節喔。」

亞連霎時兩眼泛起閃閃星光,期待著後續的同時,拉比立即氣定神壇的走到亞連面前。

「所謂的橘色情人節呢,我這個書人就清楚不過!在四月十四日當日,戀人雙方各自準備一份橘色的禮物,來互相交換的喔(葉按:這個是抄WINGO的....(被毆飛))!所以說,神田的橘色禮物就是我了。」

亞連聽見後,把轉向神田,神田像感應到亞連的視線般,二人互相深情地對望起來。

利娜莉看見這二人身邊已經開著小花和蓋著濃厚的粉紅色氣味,咀角上揚,在筆記本寫了一會,一手扯著拉比的圍巾,把他拖離現場。



「利娜莉!我差點不能呼吸了!」

利娜莉和拉比站在交誼廳入口,拉比因為被圍巾差點弄死而大口大口地吸著氣,而利娜莉則探頭偷看仍在對視的二人。

「你看不到他們已經進入不用言語的境界了嗎?別當電燈泡啦!」

拉比沒好氣地搖搖頭,回去做他堆積如山的課題。

另一邊廂,好不容易二人中終於出現一點變化,神田坐了在亞連的旁邊,手自然的搭上亞連的肩膀,把他拉入懷內,亞連也順勢把頭窩在神田的胸前。

利娜莉拿著相機,拍下這一刻後,滿意地離開。

這次神田的的橘色禮物事件告一段落。












「等等!」

神田像想起什麼而大叫起來,亞連嚇了一跳,把頭抬起,靦腆的側著小臉看著自家戀人。

「怎麼啦?」

神田皺著眉頭,轉頭望著亞連。

「為什麼你剛才玩牌每次都嬴?」

「那個很簡單啦!就是我出....」

當發現自己快說錯話時,亞連立刻把手摀住自己的咀。

「出什麼?你出老千呀?」

神田這次把眉頭挑起,咀角上揚,把臉貼近亞連。

「不...不是,怎麼會呢...哈..哈...別靠這麼近啦!」

亞連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身體自動的向後回避,可惜神田動作更快,手早就扣著亞連的腰。

「不....唔....」

想拒絕已經太遲,神田堵著他的嘴不讓他說話,然後一手扛起了亞連,直接帶回房。

「剛才出老千的懲罰和今天的回禮我現在就接收了。」

「不是說要交換橘色禮物才對嗎?」

亞連遂死掙扎,拚命在扭動身體,可惜一點用都沒有。

「我不收橘色的也沒所謂。」

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神田的房間,他把亞連掉在床上,把門鎖上。








最後聽到的是亞連的叫喊在教團中回蕩。








FIN.

創作者介紹

*~這是一個不知為了關什麼的籠子~*

tinayip0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