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M】亂世佳人

神亞




亂世之中我們總是在掙扎求存
別人說戰爭唯一平等的只有痛苦
那是當真的嗎
大家只是看不見
我們因為戰爭而相遇相愛
那份點點的幸福




擁有異於常人的白髮,左眼上有一道像星星與十字架結合的傷痕,卻不失其自身秀麗氣質的男孩,坐在黑色教團交誼廳最接近窗戶旁的沙發上,陽光從窗戶灑落,白髮孩子像享受似的,合上鏡子般的銀色眸子,任由溫暖的光線為自己淋浴。

「有太陽,真好。」
白髮男孩微笑的說。

坐在對面的日裔少年,把黑色既有光澤的秀髮高高束起,湖底黑沈般的眼睛打量著眼前的人兒,卻還是不禁咀角輕微上揚,帶一點嘲笑的成份,輕輕地哼了一聲。

「豆芽菜就是豆芽菜。」
語畢,仍然盯著眼前的人兒不放。
白髮男孩立即睜開眼睛,不甘視弱般和黑髮少年互瞪起來
「我都說叫我亞連!」
因生氣而令兩邊面頰紅脹起來,本人一心認為自己的樣子可以嚇倒眼前的人,卻不知道非常可愛四字已經用了形容在他身上了,至少黑髮少年認同。
黑髮少年一邊與白髮人兒對視一邊站起來,身向前一傾。
「你要幹嘛呀?呀呀呀呀!很痛痛痛痛痛痛!」
白髮男孩覺得有點不對勁,身子本能的向後移,誰知眼前的人突然扭起自己的臉來。
手仍然扭著白髮男孩的臉,忍不著就欺負他了,黑髮少年心想。


又一個和平的日子,打打鬧鬧的,可是這種日子就是不長久。
黑髮少年失蹤了,自進入方舟後。
成功走出方舟就只有三人,包括白髮男孩。


回到看似和平的黑色教團,白髮男孩又坐回交誼廳最接近窗戶旁的沙發上,合上眼睛享受陽光。
經過交誼廳門口的黑髮少女與橘髮少年看到這樣的他,感到黑色教團特別平靜安寧。
身為好友的他們曾經因為擔心白髮男孩而安慰他,但後來他們覺得自己反而被安慰了。

『亞連,你不開心就哭出來吧,別再這樣子了。』
原本有長長烏黑頭髮的少女,憂心忡忡的坐在白髮男孩對面。

『呀!利娜莉你來了呀,對不起,我太陶醉陽光了。』
對著面前的少女,展露著往常一樣的笑容。

『亞連.....』
不知生氣好還是笑好,少女無奈的看著笑得人畜無害的白髮男孩。

『你在這呀,我還打算找你啦亞連,利娜莉也在呢。』
一頭醒目的橘色頭髮,用有著像鯉魚鱗片的圖案的帶子來整理頭髮的少年,一屁股坐在黑髮少女旁。
『亞連你還好吧?』
少年決定單刀直入
『亞連為什麼不哭?你想哭吧......』
只見白髮男孩微微搖頭,仍然保持笑容,橘髮少年再也忍受不住,才剛坐著又站起來,兩手搭在男孩的肩膀上,用力的搖他,男孩卻只是一直微笑。
『拉比我沒事啦。』
少年停下動作,眉頭不禁皺了起來,而男孩的眼神是充滿堅定,令少年因而錯愕。
『我真的沒事啦,不用擔心。』
慢慢推開少年的手,少年跌坐在沙發上。
這次輪到男孩站了起來,他緩緩的走向窗前,陽光非常猛烈,男孩用他那神所賜予的左手擋住。
『今天有陽光真好,我相信神田也是和我一樣,被同樣的太陽照耀著,我只是深信而已,他是不會死的,我說過他要是不回來就扁他的喔!』
放下左手,面向兩位友人繼續微笑,很神奇的,陽光照耀著男孩,男孩就像發著聖光一樣。
『幸福是要代價的,那就是痛苦,沒有神田的日子是很痛苦,在這戰爭中也很痛苦,而我卻又感到很幸福,那是因為我相信痛苦過後來臨的就是幸福。』



他果然是被神寵愛的孩子
而我們被這樣的他救贖了
二人此刻心想。



突然傳來異常的嘈吵,黑髮少女與橘髮少年同時轉頭看向身後的走廊,穿著白袍的啡髮男人,氣喘地跑了過來,找的正是剛才一直注視著的白髮男孩。

「亞連!神田回來了!」

沒有看清男孩聽到後的表情,因為他已經跑了出去,而他們看見也跟著跑起來。
當他們追到男孩時,他已經走到黑髮少年面前,奇怪的是....他們只是對望。
空氣中的有著沈重的氣氛,男孩少年默默對視,其他人都不禁緊張地吞了吞口水。
突然少年咀角輕微上揚,帶一點嘲笑成份地哼了一聲。

「豆芽菜果然還是豆芽菜。」

後來只聽到男孩說著我叫亞連不是豆芽菜,不知不覺就追打起來.......

看著這二人
就算是離別至完全沒有連繫
仍然堅信對方
是愛情的不可思義
還是因為這個神的孩子的關係


橘髮少年手弄一弄下滑了一點的髮帶,露出得意的笑容,這下子當書人紀錄這對亂世中的佳人更有意思了。


痛苦也是幸福
不相見也能相愛
只是看不見而已





FIN.

tinayip0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