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to view full size

【DGM】打破平衡的巧克力





拉神





給WINGO的情人節禮物





裂痕滿滿的窗戶前,目光從這裡看出去,剛剛好可以看到水道的入口,

橘髮少年總是在那個時候,靜靜的等待著那個有著亮黑長髮、冷酷無比的身影。

陣陣的寒風吹入,呼了口氣於兩手之間揉搓起來,冷死了,橘髮少年默默心想。


「今天很早喔,拉比。」束著雙馬尾的黑髮少女笑盈盈的說著

「下雪了啦,是冷一點,來、給你的份。」

「利娜莉早呀,這是……?」拉比接過少女手上包裝精美的小盒子,感到錯愕。

「拉比知道今天是幾月幾日吧!」

拉比心想我可是書人怎可能不知道,今天是二月十四日,和優相識的第一千三百一十四日了,

是嗎?又到二月十四日…咀角比平時更上揚,應該說是帶有奸姣的成份。

「利娜莉,我都不知道原來妳對我……」拉比才剛說完,就感到頭頂傳來陣陣痛楚。

眼前的黑髮少女雖然面帶笑容,卻清晰可見出現井字型的憤怒符號。

「別裝傻了,這是義理,我還有很多要送啦,先走了。」

利娜莉不發動聖潔,雙馬尾隨風飄動也有著蝴蝶飛舞的感覺。



想起同樣有著束得高高的黑色馬尾,再次望向窗外,情人節嗎…….

雖說不算是情人,可是以自己日常的行為而言,應該叫做得很明顯了吧……

不過他從沒想過打破這種曖昧,這樣就好了,

他清楚知道像萬年冰山般的他是不會給他什麼回報,

唯有一直曖昧,讓他信賴自己,他就會留在自己的身邊。

另一個角度是他本身就不能再作進一步的發展,因為他是書人,

書人不需要有心,更清楚明瞭自己會在黑色教團是待不久的。



才剛在身邊的利娜莉,已經走到了水道的入口,碧綠眼眸從窗戶看到一切,





站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向水道入口出發。




等你很久了,優。







「歡迎回來。」

早一步到達的利娜莉拿出一早準備好的巧克力。「這是亞連的,還有神田的。」

在微弱的外來光線下閃出淡淡銀色的白髮男孩露出紳士般的笑容,接過巧克力。

「我回來了,為什麼突然送巧克力?」

另一邊的黑髮少年說了一句「我不吃甜。」就轉身離開。

不過利娜莉動作更快,強行把巧克力推進神田的懷裡。

「我就知道你不吃甜,這是純黑的巧克力,不甜的!」

勉強收下,嘖了一聲快步離開,看著神田的背影離開,

一霎間在利娜莉的面出現了意思的不明的笑容。

然後再回頭看向對巧克力充滿好奇的亞連。

「亞連是英國人可能不知道,人們會在二月十四日,就是情人節這天送巧克力給心儀的人。」

亞連聽後把眼睛睜的大大的望著眼前的少女,

支支吾吾的說:「那…那個…巧克力…送我..真的可以嗎?」

「放心啦,這是義理巧克力,在東方另一個習俗是二月十四日也可以送巧克力給要好的朋友。」

亞連像鬆了一口的樣子,再次露出純真的笑容,心想……

我不想被科穆伊室長給殺了.......

情人節巧克力嗎……利娜莉笑得更深。

「亞連要不要也做做看?」

亞連感到疑惑,腦袋像小狗般向左邊側。

「不打算送給他嗎?」繼續微笑的看著眼前天真的白色小狗。

亞連的面立即紅透整塊臉。「妳為什麼會知道!」把銀色眼睛睜得大大。

「我教你做吧!」決定再推他一把。

「可是趕得到嗎?」亞連低下頭來。


成功了,利娜莉暗想。



「有我在一定沒問題!」

亞連銀眸霎時閃出光輝。





黑髮少年一如往常般氣勢迫人的在教團的走廊上踱步,是習慣還是自己的直覺強烈,

神田突然身輕輕一側,隱約聽到某個熟悉的聲線親暱的叫自己的名字,

然後旁邊傳出橘色物體與地面親熱的巨大聲響。

「阿優……一點都沒變呢……」

慢慢站了起來的拉比吃吃的笑著

「歡迎回來。」

「嘖!不淮叫我的名字!」

別過面來,可是不知為何,就像等待著什麼般,站在原地,沒有離開的意思。

拉比把一切看進眼內,一邊呵呵的笑。

「不是要去交報告嗎?一起去吧。」

手自然的撓在神田的肩膀,不忘吃一下豆腐。

「放開我!」

神田掙脫拉比,卻又被拉比握著他的手,結果只能被他拉著走。



站在室長室的門前,等待神田出來,很好,拉比心想,

只有一直這樣就好了,不用有什麼語言的承諾,默默的待在他的身邊,任他寄託。

他明白曖昧對他們兩個都是最好,

雖然他明白曖昧的維持要得到相方的平衡.......






可是他卻沒想到在暗處已出現了預計不能的局面。



拉比感到一股奇怪的視線,望向轉角的位置,發現一頭醒目的雪白,正偷偷摸摸的看著他,

拉比感到疑惑,亞連在攪什麼?

緩緩的走到白髮男孩的面前,突然亞連被某股氣力推了他一下,

跌跌碰碰的走到拉比面前,前額的頭髮阻擋了男孩的表情。

「那…那個…..」

亞連一手把身後收藏的東西拿出來,一手拿起拉比的手放了一個包裝精緻的盒子。

「給…給你!」

拉比看了看盒子,又看了看亞連。

「這是…..巧克力?」亞連只是點點頭回答。

「想不到會有男孩子送我啦,是義理嗎?謝謝囉!」

拉比笑吟吟的道謝,正想轉身回到室長室門前等待神田,可是感到身後的衣服被拉扯著。

「亞連?」




「不是的….」



雖然很小聲,可是拉比還能聽見,

這時亞連抬頭,拉比看見亞連的臉這麼紅是第一次……



不會是…..



「喜歡…拉比….」



拉比不感相信的望著亞連,可是看著他那清澈的銀眸,



有著的是愛戀…….



拉比一時反應不及,


亞連與他已經沒有距離,

感到唇上傳來一陣青澀的溫熱。





「死兔....子…..」

神田從室長室出來,正想叫那橘色的身影時,卻讓他看見不得了的情景。

立即轉身跑開,不管撞到了別人也繼續向外衝。

他知道自己跟他又算是什麼…..


可是…

像打破無聲無形的玻璃,玻璃碎片一塊一塊的插進心臟…….


…心如刀刮….這又是什麼狀況?



拉比聽到神田的呼叫,知道神田秈見,不顧一切立即把亞連推開去追神田,


留下落寞悲傷的亞連。




心慌亂無比,為什麼會這樣,不應該這樣!

他怎會沒注意到,亞連他……竟然…..

像瘋了的尋找!不停的想著不該如此,

看到神田在前方走進房間的身影,立即加快步伐,

神田發現拉比追了過來,打算快手關上門,

可是拉比一個箭步,及時拉著門邊不讓神田關上。

「放手!」

「不放!」

「我叫你放手!」

「你聽我說!」

「我不聽!快放手!」

「就算你關上門我也會用槌子破門而入!」「……」

神田突然鬆開手,拉比好在平衡得了不然就跌個狗吃屎。

走進神田的房間,把門關了順便鎖上,不讓神田有逃走的機會,

神田背著拉比,不敢看他,怕一看到他…會想起剛才…..

感到身體從後被緊緊抱著,立即掙扎起來。


「別走!」



陣陣暖氣從耳邊傳來,他們這麼近是第一次。

「阿優…..難度我對你是怎樣你都不知道?我做得那麼不明顯嗎?」

拉比此刻已經沒再想維持什麼曖昧關係,他清楚知道,

從剛才被亞連吻的那一刻,迫使他不能不面對神田感情的局面……

就算是不能有永遠…..


至少….


這刻不想你離開!




神田一直保持沈默,他不懂如何面對身後的拉比,



心…很亂。




拉比見狀,身向前一傾,對上那誘人的紅唇。



不知何時二人已經不需要言語,


彼此相擁相吻,


吻漸漸加深,


二人跌落在房間唯一的一張床上……




時間慢慢過去,橘髮下垂的拉比望著熟睡的神田,

輕輕撫摸著神田沒有束起順滑亮麗的黑色髮絲,像生怕弄醒眼前的人兒,

神田在這時慢慢睜開湖底黑沈般的眼睛。

「吵醒你了?」神田不語立即轉身,

那種事都做了有什麼好害羞,可是這麼別扭的才是他,拉比高興的想。

不過神田才轉一個身,就感到下身傳來的劇烈痛楚,不禁呻吟了一下。

「阿優先不要動啦,如果痛的話!」

拉比憐愛的看著痛得皺眉的神田,可是想起剛才他的可愛的樣子,偷偷賊笑起來。

「他笑什麼個勁呀混蛋….唉….痛…」

果然是很可愛嘛,不過剛才可能真的太過火了,竟然會痛成這樣。

「不笑不笑,誰敢笑我的老婆大人,我去拿一些吃的過來。」

拉比起床把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上,

神田仍然背著拉比,從被褥看到已紅潤起來的臉。

「誰是你老婆…..」





這是拉比離開房間聽到的話語。




雖然他們最終還是沒說過我愛你你愛我這樣的說話,

不過拉比心裡還是甜甜的,意外的收獲?

可是他卻忘了他還有必須面對的問題。





興奮的走到餐廳,想著他的老婆(?)愛吃的蕎麥面,沒留意身邊出現的白色身影。

「拉比,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一把童音傳入拉比的耳朵,拉比驚愕的望向聲音的來源,

白髮男孩嚴肅的看著他,收起興奮的笑容,跟了亞連出去。





拉比不知該如何是好,一直跟著亞連的身後沒說話,

氣氛十分尷尬,亞連突然停下來轉身面向拉比。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想不到亞連會這樣,他正向拉比躬身道歉。

「亞連,你先抬頭吧…你沒有錯啦。」

亞連緩緩抬頭,像一隻做錯事的小狗一樣。

「這種事沒有對與錯,被亞連喜歡我很開心,我也喜歡亞連,不過我一直當亞連是弟弟般的,明白嗎?」

拉比把雙手放在亞連的肩膀上,露出疼惜弟弟般的笑容。

「是嗎……其實我知道拉比真正喜歡的是神田,可是我…可是我….」

亞連強忍淚水,搖了搖頭,再用堅定的眼神看著拉比。

「我真的可以當拉比的弟弟嗎?」

「當然可以啦!」

拉比把手放在亞連的頭上摸了幾下動物般柔軟的白髮,換來亞連開懷的笑容。




重新走回餐廳的拉比,拿了兩份蕎麥面,回到神田的房間。

才一開門,就一個枕頭飛過來,拉比身心敏捷地避開,

把食物放下,拿起掉在地上的枕頭,走到坐在床上的神田前。

「是誰激怒了我的老婆大人。」

把神田抱在懷在,神田卻一個手肘打向拉比的肚子。

「太慢了,你說誰是你的老婆!」






大戰又開始了。






在黑色教團的其中一角,

一對兄妹神神秘秘的在一部電視機前用心的看著。


「他們又來一次了,哥哥!」

黑髮少女興奮的說,一邊不停拿著一本筆記狂寫。

「妳是怎樣偷拍的?」

載著眼鏡和白色帽子的黑髮男人,看清楚一點他的眼鏡是逆光的,啜了一口咖啡淡淡的道。

「早上送了拉比和神田巧克力,都裝了針孔攝錄機。」

少女笑著說。


是誰教壞他可愛的妹妹利娜莉……..


男人心想……








Fin.

創作者介紹

*~這是一個不知為了關什麼的籠子~*

tinayip0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