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2

DG神亞


架空文

 

那是沒法實現的願望….
一直都是在欺騙自己….


這點…..


最清楚不過……


這是一個黑色的他和白色的他的延續故事。


向陽的書桌,光線恰到好處地透入室內,雖然很寧靜,事實上這裡到處都是人,突然傳出不相襯的嘈雜聲,銀白的身影出現在眼前。
「拉比…….」白髮男孩晶瑩剔透的眼眶充滿水珠,加上因為奔跑而氣喘令白滑的臉上增添幾分紅彩。
「亞連?!」被稱拉比的少年擁有鮮艷橘色頭髮,前額頭髮長度剛好掩蓋了右眼,
左邊碧綠的眼瞳看著眼前氣喘的白髮男孩亞連,感到無奈。
這樣的亞連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拉比只好拉著亞連走出門口。
「我很高興你來找我,可是你要知道圖書館是不能吃東西….」
順便一提,這位一看就知不是日本人的年輕男子是圖書館的館長,年僅十八不單止已大學畢業,更有碩士學位,正打算向博士學位進發。
白髮男孩此時想起,自己是抱著一堆可用食物山形容的東西逃來,
差點忘了來找拉比的目的。「拉比……..」
再看著這純潔孩子的話,恐怕會做出人神共憤的事。
「好了好了,先換個地方再說吧!頂樓如何?」
亞連點了點頭,雖然是一身食物的他,走路一點都沒問題,拉比最為感到驚訝的是,
那孩子剛才更是用跑,所以就沒有為他分擔的念頭,亞連他食物如命,就算拉比問他要不要幫忙,他也不會願意。


頂 樓並沒有任何人,因為平時是鎖上的,身為圖書館館長的拉比又怎會沒鎖匙?亞連把食物放好,又開始搏鬥了,拉比靜靜的看著亞連,雖然他一向的食相都不敢恭 維,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嗎?食物好像跟他有仇一樣,但拉比知道這時候是絕對不能打擾,有聽過平常性格溫純乖巧的人種,當發起火時真的不是一般的可怕呀!難度 是缺乏鈣質?
才不過十分鐘,亞連只吃剩下眼前的醬燒丸子。
「拉比!真的氣死我了!」把狠狠的咬掉丸子。「真過份!那張桌有寫明是他的嗎!」
拿起第二串咬掉,看似不用咀嚼般。
「竟然隨便就拿刀出來,他怎麼可以無視國家利器監管條例!」說到這裡,不用亞連指名道姓,拉比已明瞭他在說誰,神田優,除了他還會有人到處攜帶刀的嗎?
「你知道嗎?那傢伙還用他的刀指著我的臉說什麼『再不走開就在你這可愛的臉上弄幾條疤。』,太可惡了!」亞連學著神田沒有變化的控調生氣的道。
「你說誰太可惡了呀?豆芽菜。」
亞連猛然回頭,天啊!我做錯什麼事了嗎?平時已經被利娜莉洗腦般的被迫記神田優這傢伙的事,今天還要讓我遇到他兩次,是不是我前世欠了他的啊?亞連心想。
「我是有名字的,我叫亞連‧沃克!不是什麼豆芽菜!給我好好記住!」
真沒禮貌,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豆芽菜豆芽菜個不停!把最後一串丸子咬掉起身準備離開,他不想再和那個神田多待一會。
神田卻用刀阻擋亞連的去路,把頭壓低,縮短他們之間的距離,當漆黑順髮與銀白軟髮相碰的那一刻。
「豆芽菜就是豆芽菜。」神田在亞連耳邊輕語呢喃。
亞連的臉霎間轉紅,推開並撓過神田向門口走去,卻發現拉比並沒有跟來,回頭看見神田已站在拉比面前。
「亞連!對不起,你可以先走嗎?阿優是來找我的。」拉比探出身子,雙手合十向亞連道歉。什麼!我都不知道拉比認識神田,而且熟到可以稱呼名字!亞連生氣的想,怎麼總覺得自己像笨蛋般被團團耍!氣沖沖的離開頂樓。


「哎呀……亞連生氣了,你還真厲害嘛阿優….呀呀呀呀!對不起我改口!把刀拿開好不好?」
神田二話不說把刀伸到拉比頭頂「嘖!」可是他並沒有拿開的意思「說!克勞斯在那!」
拉比感到錯愕「我怎可能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個人行跡有多神秘。」
神田突然瞅起拉比的衣領,拉比差點失去平衡而扭到腳。
「有消息他回日本了,你跟我說你不知道!」神田額上的青根已經不知出現了多少條。
「你先放開我好不好……很難受……」
拉比被神田弄得快不能呼吸,全因為神田的力度愈來愈大,神田鬆開手,拉比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
「我不知他回來日本了,他沒有來找我和老頭,所以沒有消息可以告訴你。」
拉比打量一下神田,看他已經平靜下來,就忍不禁大笑起來。
「死兔子,有什麼好笑!」不明眼前這個橘色友人的舉動,好不容易壓回去的青根又再呈現。
「只是想不到亞優你竟然會幫人家起名字,為什麼叫豆芽菜?」拉比不知好死的笑瞇瞇地說。
「豆芽菜就是豆芽菜,你再敢叫我的名字就屠了你。」神田別個頭道。
拉比雙手抬高交疊放在腦後,小心眼的望著神田「你挺喜歡亞連吧。」
「嘖!討厭死了。」語畢,然後轉身離開,拉比目送。
「對不起阿優,我不可以把亞連他是克勞斯徒弟的事告訴你。」
拉比喃喃自語,抬頭望著藍色無雲更無風的晴朗天空,這是暴風雨前夕吧。


總覺得今天特別累,亞連放了學就立即回家,其實這裡是利娜莉家才對,他只是在寄居。
利娜莉是化學社的社員,亞連對化學本來就興趣不大,加上有那個被稱本世紀最變態兼嚴重戀妹狂的穆伊老師在,就完全沒有加入的意欲,雖然這樣想是不好,畢竟是好心收留自己的人,因此利娜莉沒有和亞連一起回來。


亞 連倒睡在沙發,很寧靜,什麼人都沒有的家很靜,茶几上傳出紫丁香淡雅而耐人尋味的香氣,使亞連的眼皮漸漸變得愈來愈沈重,在快要合上的時候…….砰!亞連 霎時驚醒,幻覺?搔了搔頭,打算再次閉目…..砰砰!不!不是幻覺,亞連坐了起來,聲音是從窗戶那邊傳來,雖然下了窗廉,可是卻因太陽而映出一個人影,小 偷?亞連小心翼翼的走向窗戶,做好架勢準備,心想想不到從師父那兒學回來的東西竟有用武之地,突然砰嗱一聲,玻璃被打破到一地都是,一名穿著黑色長身大 樓,擁有紅色長髮,右臉上載著奇怪面具的男人從窗戶走了進來。

「嗨!很久沒見,亞連。」紅髮男人理所當然的向亞連打招呼。

「師………師父!」亞連驚訝得口吃起來。


屬於黑色的他和白色的他的風雨暴即將來臨。

 

 

続く

tinayip0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