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葉的點文﹕千年以前~被賦予的名字



配對:安地爾X冰牙三王子X妖師

性質:日常+曖昧

題目:...我這個苦手

大意:就是這三隻的日常,十六集不是說過他們曾經是朋友,就寫這段時間發生的趣事吧,內容請自行發揮,都不算很難嘛,設定三個一起住就會更易了吧,還有..他們的性格要不要跟冰炎和漾漾相似都沒所謂,總之就你想的是怎樣就怎樣吧~


正文開始﹕




=====================================




『啪﹗』




「好痛喔,納雅﹗怎麼你隨便打人的呀‥‥」安地爾揉著他的左臉頰抱怨著。




「‥‥只是自然反應而已。」納雅淡淡的說。




看著他們二人的互動,我忍著大笑的衝動,「納雅‥‥為什麼摑耳光是自然反應,難不成你是天生就被性騷擾那種?」




「葛‧斯‧﹗﹗」納雅的紅眼轉過來,看著我,「你是說誰天生就被性騷擾?」




「哈哈,不是嗎?安地爾一抱著你,你就賞他耳光,這不是天生的話,就是早就習慣了。」




「是這樣的嗎?那麼葛斯你呢?」說畢,安地爾就衝過來抱著我。




『『啪』』




「靠﹗你們算什麼呀?一個摑耳光,一個巴頭‥‥」




看著安地爾抱著頭蹲下來,納雅勾起了嘴角,然後看著我,「你不是也賞他耳光嗎?」




聽到納雅這樣問,我想了想,「是呀,對付變態這真的是很自然而然作出的反應。」

不過你也是變態﹗我在心裡補加一句。




痛﹗瞪著納雅剛行兇的手。




「你剛才是說誰也是變態?」納雅瞇著眼看著我,我無言了。




「為什麼你會知道?」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很好猜。」那有這麼好猜呀?你果然是變態。




『啪』




痛﹗﹗又來了,納雅真的不是普通的變態,為了我的後腦著想,還是去和安地爾一起蹲好了,而不然連續被巴三次,我絕對會變笨的。




「唉‥‥我說你們二人呀‥‥」你們?是指我們嗎?我和安地爾抬起頭看著納雅,「你們‥‥你們蹲了這麼久,不會覺得很麻的嗎?」




剛剛,納雅應該不是想問這個吧?我覺得,納雅最近好像有點不對勁,眼神好像總是很落寞似的‥‥

說起來,我最近都覺得很陰霾,好像有不好的事迫近那樣。




「納雅你果然是很關心我的。」又來了,安地爾真不怕死,總是說出一些惹納雅生氣的說話,總是在惹他生氣。




「靠﹗」喔喔,這次是鞋底攻擊呀﹗﹗「我有事先走了,葛斯,晚一點我應該會再過來的。」




「呃?你不用過來也沒關係呀?你這樣跑來跑去不覺得累的嗎?而且,你以前都不會在這邊睡的。」




自從安地爾來了之後,納雅就經常過來這邊和我一起睡,之前明明有兩個房間他不睡,現在少了一間,他反而經常過來和我搶被單。




「想過來就過來啦,你不歡迎嗎?」那有可能不歡迎啦,納雅真是的,明知故問‥‥「那就沒有問題啦。」




‥‥‥你該不會是又讀了我臉上的表情吧?




「是呀﹗傻瓜葛斯﹗」納雅輕輕笑了,然後轉身就走,「晚點見﹗」




精靈果然不是普通的生物‥‥像納雅那樣,還是貴族的就更加奇怪。




「我說你呀,葛斯,人都走了,你還是看多久?」安地爾伸手勾著我的頸,「精靈是很好看,可是我也很好看呀﹗」




‥‥‥靠﹗你好看又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先回房了。」




「什麼?回房間做什麼?」安地爾跟著我後面問。




「看書,納雅有很多書在這邊,我都沒看完。」




「真無聊呀你﹗葛斯﹗說起來,我有個問題,你父母一定很愛你的,對吧?」




我停下腳步,轉過身瞪著安地爾,「為什麼這樣問?」




「沒什麼,只是因為你的名字‥‥」




「這不是我的真名,我的名字是不能隨便說的,而且,我的父母‥‥」想到我的父母,我的族人,我嘆了一口氣,「我不知道他們愛不愛我,可是,我是愛他們的‥‥。」




只不過,我沒辦法認同他們做的事,即使我們是妖師一族,也不一定要做些傷害其他人的事,我不喜歡這樣,所以,我才會離開我的族人。知道這件事的,只有收留我在這裡,和我交朋友的納雅知道‥‥可是,現在安地爾已經成為了我們的朋友,我是不是該對他說,再應有所隱瞞呢?




「是嗎?那就奇怪了‥‥葛斯這個名字,是你自己起的嗎?你該不會也是自戀的吧?」安地爾有點好笑的看著我,我也回瞪著他。




我正在消化著他的說話。自戀?為什麼?我的名字為什麼和自戀有關?




大概是看到我有點茫然,安地爾就給了我提示。




「你懂得古精靈語嗎?」




我怎麼可能懂得古精靈語,我認識的精靈只有那一個隻你不是不知道的,而且,我和納雅在一起的時間,都是在跑來跑去的在玩,那有可能學會古精靈語?




「不懂嗎?果然‥‥雖然我只懂點皮毛,只不過,也足夠知道你的名字代表什麼了啦‥‥」




你這是什麼表情?怎樣一臉輕視的,不懂精靈語又如何?




大概是我的表情很精彩,安地爾看到之後,馬上想轉換問題,「先不管你的名字代表什麼,到底是誰幫你起的?」




是誰?當然是納雅啦。我們第一次見面,他收留了無家可歸的我之後,知道我是妖師,而妖師的名字又不可以隨口掛在嘴邊之後幫我起的。

看安地爾這麼好奇,該不會納雅他幫我起的名字的意思是『我很英俊』之類吧?大作弄嗎?

我到底該不該回答他呢?




「呃‥‥是納雅起的。」還是說吧,我沒有理由連這樣的小事都隱瞞嘛。




「什麼﹗﹗」才說完,安地爾大哮了一聲。




嘩﹗嚇了我一跳,是說,沒有大叫的必要吧?




「納雅起的。」




安地爾靜靜的瞪著我,該死﹗看得我心都毛了,有必要這樣嗎?




「是納雅嗎?」我被動的點了點頭,真有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哼。我先回房了。」




什麼﹗﹗是誰剛才就無聊的呀?



說起來,為什麼安地爾一聽到納雅幫我起了個名字就這麼生氣?他該不會真的是因為喜歡納雅才每天追著他跑吧?不知道為什麼我這麼一想,心就有點抽痛的感覺,該不會生病了吧?




我靜靜的走回自己的房間,從書架上拿了本書就開始看。可是,一個字都沒有看懂‥‥與其說是沒有看懂,倒不如說是沒有認真的在看更貼切。就在我不知道發呆了多久之後,房間的門打開了,納雅走了進來。




「你在發什麼呆?」他摸了摸我的頭,說。




「沒有‥‥。」我可以問嗎?我應該問嗎?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納雅上下打量了我一會,就在我旁邊坐下來。




「對了,納雅。」我馬上靠過去,「你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嗯,那時我就在這邊休息,而你,就這樣闖了進來。」納雅勾起了嘴角,然後轉過身來,「明明是你闖進人家的地方,卻像個受了驚的孩子那樣,突然哭了起來。」




「呃‥‥請你不要再提那件事了。」現在想起也覺得自己很傻,可是,因為自己一個離開了我的族人,在路上,遇到的人都像碰到了鬼一樣,一見到我就避開,要不然就不分由裡馬上攻擊﹔所以,當遇上了你,那一個對著突然闖進來的人,仍然露出了溫柔的微笑,就有想哭的衝動。




就像知道我在想什麼那樣,納雅又伸了手摸了摸我的頭,然後把手放在我的肩上,我的手,也不知為什麼很自然的繞在納雅的腰間。我們由原本並排而坐,突然變成了互相擁抱著,明明是應該推開他的,可是,我卻覺得很溫暖,很舒服。就像我們本來就該這樣做。




「不過,自從那時候起,你就很喜歡跟著我呢,小跟屁蟲。」納雅用另一隻手,伸出手指點了我的前額一下。




「才沒有,我只不過是‥‥」我還沒有說完,納雅就打斷了我。




「現在想起來,那時候你是覺得不安吧?」




咦?真的很奇怪‥‥納雅總是知道我內心在想什麼,他總是說由我的表情就可以猜得出我的想法。可是,我對於這一點,居然沒有覺得很討厭,還有種甜甜的感覺。再一次,就像知道我的想法那般,納雅又笑了。




「所以,對於一直跟著我,黏著我的你,給了你那個名字。」




說到重點了﹗我就是想知道我的名字代表什麼﹗﹗




「那我的名字是什麼意思?」我抬起頭,熱切的看著他。




「其中一個是『蜜糖』的意思。」




蜜糖?我歪著頭想了想,為什麼蜜糖又會和自戀扯上關係?




「嘻,『葛斯』還有其他意思的,想知道嗎?」



我猛然的點著頭。「我很想知道。」





「另外還有『很甜美的笑容』的意思。」



今 天的納雅很奇怪,雖說他有時也會笑,可是,今天連他的眼睛都可以感受到笑意和溫柔;他的眼睛,閃爍著淡淡的紅光。就像魔魅那樣,令我沒法移開視線。奇怪, 為什麼納雅的眼睛好像愈放愈大?我的咀唇上,覆上了溫熱的感覺,被動的閉上了眼睛,和納雅親吻著。直到我沒有呼吸,納雅才放開我。我再一次對上他的眼睛, 由於水氣的關係,他的臉有點朦朧,但我還是有看到他的嘴唇在動。咦?在動?



「你剛才有說什麼嗎?我沒有聽到。」



納雅像我在開玩笑那樣瞪著我,「你是沒聽到還是在裝糊塗?」



我搖了搖頭,「是真的沒聽到,剛才沒有反應過來。」



納雅輕輕嘆了一口氣,「難得我把一直想說的話就出口,你卻沒有聽到,真是的。」



什麼?你這麼一說,我就更加想知道﹗



「你現在的表情很像小狗,不如乾脆改名做波奇好了,還是你比較喜歡我叫你貝拉?你也很適合貓的名字。」



「什麼波奇?什麼貝拉?我不要啦﹗﹗我只要葛斯就好了。你快點告訴我你剛才說了什麼啦?」



納雅伸手環抱著我,再抬起我的頭,「我是說,『葛斯』的最後一個意思是『親愛的』,我在第一次見面已經喜歡上你啦,親愛的。」



什麼﹗﹗你是在開我玩笑吧?



「我很認真,從來沒有這樣認真過。」納雅靜靜看著我,「難道你真的不知道嗎?難道你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在安地爾來了以後經常過來嗎?因為我怕他搶走你﹗還有,如果我不是喜歡了你,我會留你在這裡嗎?你真是笨呀﹗」



我敢肯定我現在的臉一定是紅得很精彩,因為我感到很熱。



「我‥‥可是,我們都是男的呀‥‥而且,我是妖師一族的‥‥」



「我不管﹗」納雅又打斷了我的話,「我只需要你一句說話就好了,你喜歡我嗎?」



其 實答案是什麼我很清楚,就是因為喜歡,所以才會留下來;就是因為喜歡,所以才會不介意被你抱著;就是因為喜歡,所以才更加不會拒絕和你接吻。可是,身為妖 師的我,很清楚知道一旦我說了出口,那就沒辦法再愛上其他人,因為妖師的言靈能力,當我說出口,那麼,我的未來是不是就會注定了?我,也可以愛你嗎,納 雅?



「納雅‥‥我‥‥我‥‥」我很想說出口,可是‥‥



「如果你不敢說那就算了,這一點我很明白,可是,好歹也給我點個頭呀﹗」



我很用力的點了點頭,是的,我暫時沒辦法說出口,可是,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親口說出﹕『我很愛你呀,納雅﹗』這一句話的。







FIN.



=================================



後記﹕

給亞葉的白色情人節賀文。

是她的點文來的,

我已經盡力了,這篇東西足足寫了我兩天。

而且,寫得安地爾很幼稚,

還好是千年以前,角色崩壞也沒關係。(喂)

對了,納雅就是冰炎學長,名字的由來就是古精靈語中的 narwâ,

意思是﹕火一般的紅,我想很適合學長。

而漾漾前世是葛斯,

名字的由來也是古精靈語 glisi,

意思是什麼內文有提到,XDDD

我就是因為在想名字時想到可以同精靈語,

所以想出這個故事,不過,要譯出中文讀音真的是很困難。

說起來,納雅本身就是魔戒中的精靈三戒之一的火鑚,

最後好像是甘道夫拿了,

因為他是火的什麼什麼操縱者。

要看其他精靈語或者 TOLKIEN 創造的語言看這個網﹕http://www.uib.no/people/hnohf/

我用的那個語言是﹕PRIMITIVE ELVISH---WHERE IT ALL BEGIN

最後一點是,我寫安地爾是喜歡納雅的,

因為在 16 集入面,他說了一句﹕「你們一個是比申想要的人,

另一個是我想要的。」

所以,我想安地爾是喜歡冰炎的吧。XDD

最後的最後,祝亞葉白色情人節快樂~~

I LOVE YOU 4EVER~>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WINGO<翊 12/03/08

tinayip0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