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M】Trusting In Thy Love --拉神

-- 白色情人節回禮 --



Trusting In Thy Love





解救我吧,我的不滿足的過去,

後面緊緊的抱著我不讓我死,請來解救我吧。

----- Tagore





清脆的鳥聲在窗縫鑽入了房間,把還在床上熟睡的黑髮人兒吵睡。

神田輕輕張開了眼睛,感覺到腰部被人緊緊環抱著,倏地,耳邊傳來了一陣暖氣。神田猛然坐起。



「死兔子,你為甚麼又在這裡?」神田狠狠的瞪著眼前的橘髮少年,等待著他的答案。



「這個嘛‥因為昨天我們又做了‥」說還沒落,六幻就已經架在頸上。「開玩笑的,昨天我來找你的時候你已睡了,我只好看著你睡。」



「那‥」拉比看著眼前黑髮人兒的額上浮起了井字形的符號,冷汗不自覺的冒出來。「告訴我,看我睡覺的人怎麼會睡到我的床上?」



「噢,別這樣,老婆大人。」拉比的嘴角微微上揚,「夫妻當然是睡在一起的啦。」順手把神田拉到懷內,零碎的吻輕柔地落下。



「誰是你的老婆‥‥」神田紅著臉喃喃自說,推開了拉比就轉身下床。



很可愛。拉比笑得更深,真不想放開這樣可愛的人兒。看著神田穿好衣服,正要步出房門。拉比馬上跳下床,追上。



「去那裡呀?老婆大人。」



前方的人兒停了下來,「我不是說過,不要在人前亂叫呀,死兔子。」神田咬牙切齒地瞪著拉比。



「好吧。」拉比搭上了神田的肩膀心想,只在你面前叫好了,「我們一起去吃早餐吧。」



二人才剛步出房間,就聽到利娜莉的呼喚。



「神田‥呃‥拉比,怎樣你也在神田的房間出來?」明知故問的利娜莉等著看好戲,偷偷看了神田一眼。



「呃‥」還沒回答已準備拔刀砍人了嗎?拉比不禁汗顏。「我只是來找優一起吃早餐,早餐是很重要的。」



聽到拉比亂扯的答案,神田才放下六幻。



「說起來,最近你好像比以前遲了點才去吃早餐」利娜莉露出擔心的表情,「是生病了嗎?」還是被操到累了,在心底補加一句。



「沒有。」神田一邊回答,一邊瞪著拉比。



果然‥‥把情況都看在眼內的利娜莉揚起了一抹不易被察覺的微笑。



「沒有就好了。對了,你們知道今天是幾月幾日嗎?」



「是3月14日。」拉比搶著答。



「對。」利娜莉的笑意更深,轉身望向束著馬尾的少年。「神田,你是日本人,應該知道3月14日是甚麼日子吧?」



「嘖。」沒有回答,轉身就走,明顯不想被捲進奇怪的事當中。但世事又豈能如願,利娜莉急步趕上神田的腳步。



「神田,等等,今天是白色情人節,你該不會不知道吧?」



看到前方的高瘦身影頓了一下,停了下來。



利娜莉馬上走到神田面前,拉比也趕上來湊熱鬧。



「優,白色情人節是甚麼?」無視神田的臉色追問著。



可是神田只是側著頭,拒絕回答,拉比只好把眼神轉向一旁的少女。



「西方是沒有所謂的白色情人節的,所以也難怪你不知道,但是呢,」利娜莉刻意頓了一頓,確定神田的耳根微微泛紅,滿意地笑了,「但是在東方,特別是在日本,大多數的人都會在今天把禮物送給在情人節當天有送禮物給自己的人當作回禮。

但在日本,如果在情人節收到禮物的一方,對另一方沒有感覺。」利娜莉刻意加強了語氣,「就會刻意忽略今天的」



「所以啦,回禮!」利娜莉笑著問。



「沒有。」罕有地二人同聲道。



「我可沒有叫你送巧克力給我,是你硬要我收下的。」



「對呀,」拉比點頭附和著,「我對利娜莉你也沒有那份心意,所以啦‥」



「我不是說了,」打斷了拉比的發言,「白色情人節也是有表達謝意的意思嗎?」



看到了黑髮少女的額上的憤怒符號,拉比嚇得退後了一步。



「可是,你這樣說我也沒有準備甚麼嘛‥」拉比陪笑著,突然臉色大變,激動的抓著神田的手。



「說起來,優你今天完全沒有表示‥難道你對我沒有感覺嗎?」摀著臉哭起來。



「去你的假哭,死兔子。」神田紅著臉拔出六幻,「我可不記得情人節你有送禮物給我呀。」



橘髮兔子左閃右避著,「我有呀,我不就把自己送了給你嗎?」嘴角勾起了奸姣的笑容,眼前的人兒如願地再添上了幾分紅暈。



「我說,你會死得很慘。」臉紅得像熟透的蘋果。「六幻發動,界蟲一幻。」



打倒了兔子後,神田轉身就往餐廳方向去。

利娜莉看了看神田的身影,再看看躺在地上的兔屍,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轉過身瞧了附近的角落一下,Bookman 剛好從角落步出來。



「拉比,起來。我有話要和你談。」Bookman 在拉比肚上踏了一腳就往自己的房間前進。





一切都看得見,一切都無形,

一切都近在眼前,一切都遙不可及。

-----Paz





「甚麼呀,熊貓?」拉比一邊揉著肚子,一邊關上門。



「笨蛋,我不是已經提醒過你很多次,我們只是為了記錄,才會置身於教團當中的嗎?」Bookman 看著拉比微微變了面色,嘆了口氣。



「我們和驅魔人,惡魔都是沒有關係的。身為 Bookman,我們的職責是用客觀的態度,公平地記錄歷史,絕對不可以夾雜私人感情的。」Bookman 警戒地瞪著拉比。



「只有客觀的態度,才能把歷史真實且準確無誤地呈現出來。」



拉比低著頭,「甚麼嘛,熊貓老頭,這些事你已經提過好多次,我當然記得‥‥」



「既然你記得,」又被打斷了,今天是怎麼一回事呀,拉比心想。「你和神田之間的關係,又是怎樣發生的?」瞪著拉比僵直了的身體,果然發生了甚麼‥‥Bookman 默默地想。



「身為 Bookman 繼承者的你,要有心理準備,總有一天,我們是會離開的。我們是不會在這裡待上一輩子。到我們離開的那一天,神田會有多傷心,你應該可以想像得到‥‥」



拉比的臉也僵硬起來,且變得蒼白。



「拉比,如果你真的喜歡神田,為他著想,就趁現在和他還沒有發生關係的時候分開吧。就算現在你們勉強在一起,你最後也不能把幸福帶給他的,Bookman是必須孤身一人去記錄歷史的。」



「我知道,你所說的我都很清楚。」拉比握緊著拳頭,激動地說。「由我成為 Bookman 的繼承者的那一天開始,我已經了解‥」



Bookman 看著拉比因激動而漲紅了的臉,一時反應不過來。



「可是,情感一旦爆發,我才明白我比想像中渴望優。」看到眼前少年那溫柔而堅定的眼神,是我發現得太遲了嗎? Bookman 心想。



「熊貓,我一定會成為 Bookman 的,但是,我是絕對不會放棄優的,在我正式成為 Bookman 之前,我會以驅魔人的身份留在教團,留在優的身邊。因為,我是聖潔的適合者,也就是驅魔人。」



拉比轉身,準備離開。



「拉比。」Bookman 叫住了他。



停住,但沒有回頭。

「所 有驅魔人的責任是打倒千年伯爵,到正義的一方獲得勝利的那一刻,我就會繼承 Bookman。但是,到時候,我會改變 Bookman 的守則。優,我一定會把他帶在我身邊,我會和他一起記錄事實,正確無誤地記錄。」拉比轉過身,用充滿決定的眼睛看著 Bookman,「我一定會做得到的﹗所以,我是絕對不會放棄優。」



說完,就轉身打開門‥‥誰料,亞連正拿著一大疊紙站在門外。



「呃,這是利娜莉叫我送過來的。」白髮少年有點不自在的說。把手上的紙放在地上,轉身就逃。



「等一下。」有著身高優勢的拉比,馬上就追到了亞連。「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小的東西則留給一個我所愛的人,

偉大的東西則留給所有的人。

----- Tagore





被拉比拖到去附近角落的亞連,一直低著頭無語。



「你都聽到了嗎?」拉比看著眼前的小狗可憐地點著頭,有點無奈。



「由那裡開始聽到的?」



「在 Bookman 問你和神田的關係那段開始。」亞連慢慢地抬起頭,「對不起。」突然冒出的一句話,令拉比有點措手不及。



「可是,你們真的終有一天會離開嗎?」清澈的銀眸對上碧綠,露出淡淡的不安。



「對呀,熊貓是這樣說的,」輕輕拍了白髮少年的頭。「但就算離開了,也還是亞連的哥哥呀,別擔心。」



看到眼前的人兒再度展露一貫天真的笑容,才放下心來。



「但,可以替我保密嗎?我不想優知道了胡思亂想。」



「可是,那神田他,你真的打算一直隱瞞著嗎?」亞連頓了一下,「不告訴他你有離開教團的打算嗎?不告訴他你為了他和 Bookman 吵了一頓嗎?不告訴他你差一點為了他而放棄了 Bookman 繼承者嗎?這樣,他不是太可憐了嗎?」



聽到亞連咄咄逼人的追問,拉比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了『嘭』的一聲。馬上轉身,看到優正站在背後不遠處,地上散落了幾張紙。



「優。」不要,不要告訴我你聽到了‥‥拉比祈禱著,「為甚麼你會在這裡的?」



神田迴避了拉比的眼神。「利娜莉說豆芽菜漏了幾張資料沒有拿,叫我送過來的。」順手把剛拾起的紙遞給亞連,轉身就走。



拉比正想伸手去抱著他的愛人的時候,被神田撥開了。



「別碰我﹗我都聽到了,別追來,我想自己一個人靜靜。」接著,頭也不回的走了。





因為遇到了愛,所以看見了夢‥

因為看見了夢所以找到入口到達這裡‥

因為不相信,所以它開始成為惡夢,或永遠地消失。

-----Gibran





神田漫無目的的在跑,跑到去自己經常練劍的森林,跑到去森林的中心,那一個湖邊,才聽下來。看著湖上泛起的微波,才想到這裡,是他和拉比第一次見面的地方。15歲的那一年,那一年的七夕,和他所愛的人相遇了。



為甚麼?他會離開教團這件事,為甚麼從來都沒有和我提起過?神田坐下來,看著湖面上的波浪,想著。我就這麼不可靠嗎?不可信嗎?為甚麼最傷人的事實,不是從你口中聽到?



心很痛‥神田不禁捂著胸口的位置。成為 Bookman 是他最大的夢想,為了我而放棄‥不值得呀‥神田靜靜的想著,猶豫了很久,到天快黑的時候才下定了決心。





那『愛』之所以失敗,

是我們不能把它當真理來接受的原因。

----- Tagore





神田慢慢的走回教團,每一步,都痛苦萬分。走到教團的入口,看到拉比正在等著,雙目對望,當看到拉比眼中閃著那異樣的光彩,心跳漏了一拍,馬上轉移了視線。



不可以動搖的。神田告訴自己。他直接的走過拉比身邊。



「優。」拉比喚住了他。



神田停下了腳步,但並沒有回頭。「死兔子,我們之間的遊戲結束了,別再來煩我。」無情的說完這番話,神田頭也不回地走了。



一句簡單的說話,卻令拉比大為震驚,他呆呆地站著,一次又一次的在腦海裡重覆這段話,才意識到神田他想從自己的身邊逃開。





愛要等到失去時,才能真正地衡量到底愛得有多深。

----- Gibran





第一次,    黑髮少年遲了,差一點,所愛的人被白髮少年搶走。



又一次,橘髮少年遲了,神田從他身邊跑開,想解釋也來不及。



再一次,橘髮少年又遲了,錯過了挽留所愛的人的那一刻。



優,他想從我的身邊逃開嗎?拉比無力地倚著牆想。如果我剛剛追出去的話,優就不會自己一個胡思亂想了。可惡﹗怎可以就這樣從我身邊逃開﹗怎可以就這樣失去你﹗不可以,這一次,我不要再遲了。



就像重新找到目標一樣,拉比快速地往神田的房間跑去。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讓我的心不停地重述這句話。

日夜引誘我的種種欲念,都是透頂的詐偽與空虛,

就像黑夜隱藏在祈求光明的朦朧裏,

在我潛意識的深處也響出呼聲,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 Tagore





「優,開門」拳頭一槌槌的打在門上,但房間內,就像沒有人一般,沒有回應。「再不開門我話,我用大槌小槌拆了你的房間啦。」



倏地,門打開了,拉比走進去,關上了門。看到神田正站在窗前。



「我的話說的不夠清楚嗎?」神田冷冷地問,「還有你是智障呀?」



「不,你的話我都聽得很清楚,只是我不明白你為甚麼要分手?」拉比靜靜的走到神田的身邊,從背後擁緊神田。「我仍然愛你啊,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神田掙扎地想脫離擁抱,卻被擁得更緊。



「可是,我沒辦法接受呀﹗你是 Bookman 的繼承者,總有一天,你會離開我的。明知道會被背叛,倒不如不要開始更好,不要給我虛假的希望,當我相信你以後,又突然離開。」



少一秒也好,不想待在拉比的身邊了,不想再相信他,與其相信他,然後被拋棄,例不如一開始就逃開不是更好嗎?



拉 比輕輕地把神田的身轉過來,低頭的吻了他的額。「我不會突然離開的。我已對 Bookman 說得很清楚,我一定會成為 Bookman的,但同時,我會把你一直帶在身邊,一秒都不離開。」輕輕的劃過了神田的唇,再把他擁緊。「如果給你希望的是我,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我絕 對不會離開你的,優﹗」



「嗯,相信。」神田從拉比的懷內掙開,深深地凝視那溫柔的碧眸。當視線對止的那一刻,拉比吻上了神田那柔軟的唇。神田的手輕輕的滑到拉比的頸後,指尖觸碰到那橘色的髮根,允許似的加上了力道。



「我需求你。」拉比的耳邊響起了神田的聲音。二人倒在床上,更加熱烈地親吻著彼此,感受著對方的愛。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正如風暴用全力來衝擊平靜,卻尋求終止于平靜,

我的反抗衝擊著你的愛,而它的呼聲也還是?/SPAN>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 Tagore





Is That Fin?



















第二天清早,拉比醒來看著懷來的人兒。大概是多年處於戰場上吧,不一會神田就警戒地張開了眼睛,瞪著一直打量著自己的拉比。正欲張開口吐出罵人的說話時‥‥



「早安,親愛的。」說著馬上封上了黑髮人兒的唇。



甜膩的早安吻,又一次軟化了神田的心,手輕輕攀上拉比的頸項,索求更深的吻。



二人在床上待了整個早上,直到拉比的肚皮響起,才驚醒已是中午。換好衣服後,拉比搭上了神田的肩膀,往餐廳進發。



「恭喜啦。拉比大人。」



「太好了,拉比。祝你得到幸福呀。」



「神田大人,恭喜你們啦。」



二人一邊往餐廳步去,一邊受到奇怪的祝福。還沒弄清發生甚麼事,亞連就迎面而來。



「我是你的話,就不要帶神田去餐廳了。」低聲的在拉比的耳邊說了這句話就去了。



可惜神田的耳力不是一般的好,聽到了亞連的話,馬上衝到餐廳入口。



一張被放大了的拉比神田接吻照就放了在門口。



「優,等等我。」才趕上神田的拉比,看到了門口的照片。和神田一起呆滯的站在門口。



「優,我們甚麼時候被偷拍的。」



「別問我,我不知道‥‥」憤怒的符號一個又一個出現在神田的額上。



拉比馬上安撫人兒。「別在意啦。反正被知道了不就更好啦。」



「有甚麼好?死兔子。」



「那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優是我的人,沒有人敢搶你走啦。」笑著拉神田進去。



「看,他們進來了。」

「你猜誰是攻,誰是受。」

「甚麼是攻,甚麼是受?」

「是神田大人女王攻吧‥‥可是拉比大人不是很慘嗎?」

「不對。你看神田大人一拐拐的,他肯定是受。」



如此的話語在耳邊響起,握著六幻的手都開始發震了。



「到底是誰做的好事﹗﹗可惡,我要殺了你們﹗﹗」六幻拔出,四處的人眨動間逃走了。









在另一房間,同一時候。

曲髮男子看著坐在螢幕前的妹妹。



「哎呀,沒好戲看了,神田真是的。」



「利娜莉,是你公開他們的關係的嗎?」



「當然啦,我不這樣做,拉比永遠都不會正面面對他的問題。而且,這也算是個小報復。他們居然不給我回禮。」



「報復?即是說,你告訴 Bookman 了?」有點無奈的看著自己可愛的妹妹的背影。



「沒有,只是推了他一把,叫他在適當時候經過而已。看來,我要找另一個方法去令他們更加『相愛』了‥‥嘻。」



無視哥哥額角上的黑線,利娜莉自顧自的計畫下一個可行的方法。





解救我吧,我的不滿足的過去,

後面緊緊的抱著我不讓我死,請來解救我吧。

讓這做我最後的一句話:『我信賴你的愛』。

----- Tagore





Is That Fin?







Fin.



===================

後記︰

寫了 5628 字,是我有史以來最長的一篇吧。

我四年以來的第一篇同人,對上一篇是給了 Sirius 的。

第一次寫的拉神。不好看就算啦。(不負責任)

中間的情節是一早想好的,拉比總有一天會離開,

我認為他會有意無意隱瞞了神田。但總要有面對的一天。

白色情人節是後加的,因為 White Day 也可以寫成一個故事。

而且可以當成亞葉的情人節禮物的後篇。

這是的給你的回禮~~會笑納拉神嗎?^^

利娜莉有點可怕,對吧?但這就是同人女了‥XD

至於二人相識的時間會年齡,我本來是想設定成 10 歲的。

但因為既然是情人節後篇,我就去計算了一下,1314 會換成多少年,

多少天,再從 2月14日開始減。大概是 6月至 7 月.‥

所以被我決定成七夕。就這樣,設定完成了。

然後,在查了 White Day 的事時,發覺原來每個月的 14 日,

都有特殊的意思,可以每一個 14 號,都寫成一個故事。

我會這樣做嗎?要看靈感。

WinGo<翊

12/03/2007

創作者介紹

*~這是一個不知為了關什麼的籠子~*

tinayip0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